辛小玖

小破文手,苦逼高三,更新随缘
微博:辛小玖V

【绝顶枪王/黎方黎】你陪了我多少年

哇靠lof还真的有这个tag……感动。冷坑患者泪流满面。
最近超沉迷果味喵……。唐门还没补完,九星没想好看不看枪王从一万字开始追,身边朋友连听都没听说过……
废话没了,贴吧里那个A级联赛预热的活动,黎隐x方惊堂。短打ooc,双向暗恋,退役梗慎入。
农训完大概还会发篇尧谢,写写队长和公主愉♂快的日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黎隐选择在赛季结束后退役,对他来说这是个还算不错的终局;他的故乡离惊弓的主场有些远,买了第二天一大早的机票。

虽说以后不必再训练,但多年养成的生物钟还是让黎隐早早的起了床;刚睁眼就看见方惊堂站在他的床边,逆着光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“飘,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对我有意思的。”黎隐笑道。

方惊堂把他拉起来,道:“最后一天了,你不陪陪我?”

“你真对我有意思啊?”黎隐利落地穿戴好,调侃的语气里藏不住一分沉重。

“走了。”方惊堂摆摆手,别过头似乎在隐藏什么。

外面下着雨,路上没什么人,细细密密的雨丝淋不湿人却锲而不舍地纠缠,两个人并肩走着,口罩帽子全副武装,幸而因了下雨也没人注意;黎隐转过头看方惊堂,仿佛隔了一层磨砂玻璃,不甚分明。

他低低叹了口气,方惊堂似乎还是当年拦车时那个倔强而骄傲的样子,直直地挡在一辆比他庞大不少倍的商务车前面,扬起下巴,眼神炙热。

方惊堂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转过头来,目光交汇之处已经不需要语言的累赘,所以一路上都很沉默。

整整一个上午两个人都在漫无目的地溜达,恍惚间竟然回到了当年方惊堂拦车的地方。

“物是人非啊。”站在岔路的一座桥上,黎隐似笑非笑地感慨。

方惊堂靠在栏杆上,端着杯星巴克顺着河水远望;咖啡氤氲在细雨中的雾气顷刻消散。他扯了扯嘴角:“咱们不都在嘛,怎么就物是人非了?”

“我马上就不在了呀。”黎隐笑着顶了一句,立刻被方惊堂捂住了嘴。

“说的这么不吉利。”他放开手旋即勾上黎隐的脖子,“走,回俱乐部。”

“走。”就像之前无数次开玩笑那样,黎隐熟悉至极的揽过方惊堂的腰,笑闹着沿着来时的路归去。树上避雨的鸟歪着头,漆黑的眸子盯着两人,半晌才害羞般把头埋进翅膀里——它大概是误会了什么,无意间瞥到这一幕的方惊堂笑得更欢了。

说好的欢送会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,黎隐在惊弓的食堂最后秀了一次诺贝尔和平奖水平的厨艺;破例的,所有人都喝了酒,即使啤酒没什么度数他们也很快醉了。

“黎队都要走了,给我们说个秘密庆祝一下吧。”周于斯拎着瓶子起哄。

黎隐笑的有些无奈:“小卒你这什么逻辑……”

“说说吧!”其他队员跟着起哄,黎隐发现方惊堂并不在此列,半靠着沙发勾着笑看他们。

“嗯……”黎隐拗不过,仰了仰头故作神秘地沉吟半晌,才悄声开口,“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一阵起哄的声浪蓦地响起。

“谁啊谁啊!”

“哪家姑娘,长得好看吗?”

“一个秘密已经说完了。”黎隐笑着摆手。

方惊堂亦听到了这句话,他举起杯子跟队员一起笑闹,啤酒泛着奶白色泡沫,却遮住了不远处射来略显炙热的目光。

清晨,惊弓训练室。

十分钟之后,黎隐将从这里出发,回到自己的家乡,再不回来。

队友都曾经劝他,留下来在pve团队,可他拒绝了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。

他拖着行李箱坐到自己的机位,环顾四周;初升的太阳毫不吝啬将柔柔的光洒进来,模糊了一切。黎隐摩挲着键盘上的惊弓队标,叹了口气。

门口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抬头,看见方惊堂站在他面前;这场景像极了当年,那时他扬着头,对他说:“既然你敢拦车,就让我看看你的能耐。”

今天他扬着头,说:“飘,我要走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方惊堂应了一声,却突然紧紧抱住了站起来的黎隐。

一瞬间时间似乎凝固了,在阳光下飘浮的灰尘都停了下来。

“……怎么了,”黎隐愣怔半晌,拍了拍他的后背笑着说,“又不是生离死别。”

“当了这么多年队友,抱一下不行啊?”方惊堂放开了他,恢复了常态,似乎刚才的情绪失控并没有发生一般。

“行,当然行。”

“你退役之后打算干什么?”方惊堂问。

“嗯……没想好,也许开个餐厅?戴着HelloKitty的围裙举着铲子说,客人您想来点什么?”黎隐眯着眼似乎在想象那种场景。

方惊堂一笑,“那还真符合你的形象。”黎隐也跟着他笑。

随后便是沉默,要命的沉默。

“我走了,赶飞机去了。”黎隐重新拎起行李箱,直直地盯着方惊堂。

方惊堂抿了抿唇,大力拍了两下他的肩膀,然后他们擦肩而过。

这时方惊堂突然想起,几年前粉丝曾寄给他一本书,书名听起来有点玛丽苏,《你陪了我多少年》;忙于训练他一直没机会看一遍,书也被压在了抽屉最底层。

他想,他应该去看看这本书。

方惊堂转身,看着黎隐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,消失在跟他一样柔柔的阳光里。

——你陪了我多少年。

“……队长,再见。”

他轻轻地说。

评论(9)

热度(9)